徐卫东律师法律网
手机扫描二维码

解决独生子女继承问题的有益尝试

时间:2015-09-16 20:34 来源:北京徐卫东律师法律网 作者:徐卫东律师 点击:
案情回顾:
张先生(已故)与景女士1980年4月登记结婚。婚后生育独生女张小姐(本案原告)。1986年3月,张先生与邱女士因性格不合离婚。原告张小姐随母亲共同生活。
2000年,张先生居住的西城区某家小区地区拆迁,张先生获得回迁房屋一套。2012年,张先生身患疾病其弟弟搬到回迁房内与哥哥共同生活。2014年3月,张先生因重度糖尿病入院治疗。张先生是家中长子,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住院期间,弟弟、妹妹们不时来医院看望张先生。
2014年5月,张先生的小妹找到张小姐,告诉其父亲病重的消息。张小姐当天前往医院照看。此后每逢节假日,张小姐都会到医院照料重病的父亲,直到张先生过世。
在没有任何遗嘱的情况下,对于张先生的遗产应该如何分配。张小姐如何可以通过合法的程序确定遗产的最终归属,成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张小姐曾经不止一次与自己的姑姑、叔叔沟通,确定张先生的遗产分割事宜,特别是对张先生留下的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某小区的房屋分割问题。始终不能达成一致意见。
2015年初,原告张小姐曾以法定继承纠纷为由,起诉自己的母亲邱女士要求法院依法判决张小姐为张先生的唯一合法继承人,依法继承张先生的全部遗产份额。但是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最终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万分无奈的情况下,张小姐找到了北京浩东律师事务所的徐卫东律师。
接受案件后,徐卫东律师对本案做了全面分析:
首先,张小姐遇到的问题是目前婚姻家庭领域遇到的司法难题。“独生子女如何继承父母遗留的遗产”在当前的法律中还处于空白。
在我国,遗产继承有两种方式:一是通过遗嘱方式继承,另一种是法定继承遗产。然而,在司法实践中能够直接实现遗嘱继承的方式,目前仅限于公证遗嘱继承。
但是在办理继承公证时,公证处往往严格要求遗嘱订立人与继承人出示各种证明文件,甚至要求遗嘱订立人出具相关的精神及身体状况证明。
有些证明文件遗嘱订立人或者继承人难以提供,从而无法通过公证的方式办理继承,只有通过诉讼的方式办理继承。然而,法定继承前提是要形成“诉讼”,构成抗辩双方;换而言之,必须有明确的其他继承人作为被告,而独生子女在第一顺序继承人均缺失的情况,无人可告,导致无法形成法定继承诉讼。
本案中,张小姐作为张先生的唯一合法继承人,排除张先生订立遗嘱的可能后,其享有张先生遗留的财产份额是完全符合继承法规定的。这种权利如何经过司法程序最终确定下来是本案的关键。
对于张小姐起诉其母亲的诉讼,显然不合适。首先,从被告资格分析,他的母亲早年与张先生离婚,已丧失了其作为第一顺位合法继承的资格。故邱女士作为被告的主体资格显然不适格。
另外,邱女士不能证明其对被继承人张先生尽到扶养较多事实。邱女士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享有对涉诉房屋的继承权或参与被继承人张先生遗产分配的权利,从实体法的角度看也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四条规定的“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配给他们适当的遗产。”
徐律师充分了解案情后,确定的代理方案是:张小姐作为原告起诉其本案中第二顺序的继承人,也就是张小姐的叔叔、姑姑们。理由如下:
一、从法理的角度上分析,首先张小姐的叔叔、姑姑们在张先生病重住院期间一直对张先生的日常起居进行照看。特别是张小姐的叔叔,在张先生晚年的近几年,搬到张先生家与其共同居住、生活。他们虽然不是第一顺位的法定继承人,但可以符合继承法中规定的“对被继承人尽到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从被告主体资格角度分析,是适格的。
二、从案件事实的角度分析,被告在被继承人生病期间也确实对被继承人尽到一定的扶养义务。其继承权益应该得到法律的确认与保护。
庭审过程中,原、被告双方对被继承人进行的扶养主张及提供的相关证据展开质证和辩论。
最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征得双方同意作出(2015)西民初字第16888号民事调解书。
调解书内容:确认张先生,生前留有的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某小区房产归原告张小姐所有;张小姐给付三被告房屋补偿款人民币三十五万元。
案件体会:
独生子女继承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法律本身有滞后性。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的增加,独生子女已经逐步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由此引发的独生子女继承问题是一定历史时期遗留的特殊司法现象,需要依赖于法律的不断完善。
另一方面,独生子女继承问题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司法环境下显现出来的问题;值得借鉴的成功案例并不多,这就需要在大量司法实践活动中不断创新、总结,摸索前进。
从而形成一套完善、有效的解决机制。结合家庭类案件多样性的特点,又不能完全的模式化。唯有在遵守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充分考虑个案特点,从而最终解决独生子女的继承问题。
本案是对目前解决“独生子女继承难”的一次有益尝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的规定,结合案件事实情况,首先确定适格的诉讼主体,形成基本的诉讼框架。其次,基于现有的法律及司法解释等法律依据,组织相应的证据支持己方观点,最终获得公正判决。